<strike id="zwpsu"><bdo id="zwpsu"><rp id="zwpsu"></rp></bdo></strike>
<th id="zwpsu"></th>
      1. <dd id="zwpsu"><track id="zwpsu"></track></dd>
        <th id="zwpsu"></th>

        <dd id="zwpsu"><track id="zwpsu"></track></dd>

        <em id="zwpsu"><acronym id="zwpsu"></acronym></em>

        堅決清除金融監管“內鬼”!原內蒙古銀監局三名“內鬼”同日被開除黨籍
        發布時間:2021年01月26日

          原內蒙古銀監局三名“內鬼”同日被開除黨籍!

          1月25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布通報:原內蒙古銀監局黨委書記、局長薛紀寧被開除黨籍;原內蒙古銀監局黨委副書記、副局長宋建基被開除黨籍;原內蒙古銀監局黨委委員、副局長陳志濤被開除黨籍,釋放出堅決清除金融監管內鬼,持續深化金融領域反腐敗工作的明確信號。 

          金融監管部門是金融領域的“守門人”,但少數監管干部和金融機構、不法商人長期勾結,嚴重擾亂金融秩序,甚至威脅金融安全。從通報看,三人均被指出放棄監管職責、濫用監管職權。比如薛紀寧“縱容包商銀行野蠻擴張和違法經營,助推包商銀行嚴重信用風險,造成惡劣影響,違背中央設立村鎮銀行政策初衷,違規審批,致使當地村鎮銀行發展偏離政策定位”;宋建基“濫用監管職權,違規簽批各類監管事項,放棄監管職守,放縱包商銀行野蠻擴張,違規審批被監管機構增資擴股,違規審批設立村鎮銀行”;陳志濤“棄守監管職責,為包商銀行野蠻擴張站臺助威”“長期插手被監管機構人事工作”等。這些行為嚴重背離監管職責、監管初衷,他們由金融秩序維護者淪為破壞者,必須嚴懲不貸。 

          全面從嚴治黨首先要從政治上看。被通報的三人放棄監管職責,背后實質都是落實黨中央金融工作決策部署打折扣、搞變通。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是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三大攻堅戰的重要任務,防范化解金融風險是其中的重點。然而他們無視黨中央關于金融監管的方針政策,棄守監管防線,嚴重損害監管權威和公信力,助長了金融風險。薛紀寧更是被直接指出“政治問題和經濟問題交織”“無視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不履行管黨治黨第一責任,其任職期間班子成員發生‘塌方式’腐敗”等。這也表明深化金融領域反腐將緊盯政治方向、政治站位,突出政治監督的統領作用,從政治紀律查起,嚴肅查處金融領域腐敗問題。 

          剛剛閉幕的十九屆中央紀委五次全會明確要求持續壓實金融管理部門、監管機構和地方黨委、政府主體責任,做好金融反腐和處置金融風險統籌銜接,強化金融領域監管和內部治理。要深刻領悟全會精神,狠抓落實,從講政治的高度嚴查金融風險背后的腐敗問題,以強監督推動強監管,一體推進金融領域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推動資本市場更好服務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切實守好不發生重大系統性金融風險底線。(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蘭琳宗) 

          通報 

          原內蒙古銀監局黨委書記、局長薛紀寧被開除黨籍 

          據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中國銀保監會紀檢監察組、內蒙古自治區監委消息:日前,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中國銀保監會紀檢監察組、內蒙古自治區監委對原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內蒙古監管局黨委書記、局長薛紀寧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問題進行了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經查,薛紀寧違反政治紀律,落實黨中央金融工作決策部署打折扣、搞變通,放棄監守職責,縱容包商銀行野蠻擴張和違法經營,助推包商銀行嚴重信用風險,造成惡劣影響,違背中央設立村鎮銀行政策初衷,違規審批,致使當地村鎮銀行發展偏離政策定位,出現嚴重風險;罔顧管黨治黨政治責任,帶頭違法亂紀,給原內蒙古銀監局系統政治生態造成嚴重損害;對抗組織審查,與他人串供,轉移、藏匿、銷毀贓款贓物;泄露巡視工作秘密,為其子換取利益。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和廉潔紀律,違規出入高端會所,違規收受貴重禮品,違規兼職取酬,違規從事營利活動,利用職務便利幫助其子謀利。違反組織紀律,插手干預被監管機構人事安排;未按規定報告個人有關事項。違反工作紀律,違規干預被監管機構信貸業務。違反生活紀律,與他人發生不正當性關系;不重視家風建設,對配偶子女失管失教,造成嚴重不良影響。薛紀寧利用監管職權和職務影響,在行政許可、現場檢查、非現場監管、貸款辦理、業務承攬、設立和入股村鎮銀行等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索取和收受多家單位和個人巨額財物,涉嫌受賄犯罪。 

          薛紀寧身為金融監管部門的黨員領導干部,喪失黨性原則,目無法紀,政治問題和經濟問題交織,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同黨背心離德,罔顧黨中央關于加強和改進金融監管,切實防范金融風險的決策部署,棄守監管職責和風險底線,助推包商銀行等金融機構嚴重風險,政治上造成惡劣影響;無視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不履行管黨治黨第一責任,帶頭嚴重違紀違法,所作所為帶壞隊伍、敗壞風氣,其任職期間班子成員發生“塌方式”腐敗,嚴重毒化原內蒙古銀監局政治生態;既想當官,又想發財,從甘于被“圍獵”到主動求“圍獵”,貪腐瀆職觸目驚心;家教不嚴、家風不正。薛紀寧的行為嚴重違反黨的紀律,構成嚴重職務違法并涉嫌受賄犯罪,且在黨的十八大以后不收斂、不收手,性質嚴重、影響惡劣,應予嚴肅處理。依據《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公職人員政務處分法》等有關規定,經中國銀保監會黨委會議研究決定,給予薛紀寧開除黨籍處分,按規定取消其享受的待遇;收繳其違紀違法所得;經內蒙古自治區監委研究決定,將薛紀寧涉嫌犯罪問題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所涉財物隨案移送。 

          原內蒙古銀監局黨委副書記、副局長宋建基被開除黨籍 

          據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中國銀保監會紀檢監察組、內蒙古自治區監委消息:日前,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中國銀保監會紀檢監察組、內蒙古自治區監委對原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內蒙古監管局黨委副書記、副局長宋建基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問題進行了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經查,宋建基違反政治紀律,與他人串供,偽造、銷毀、轉移證據,對抗組織審查;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和廉潔紀律,收受可能影響公正執行公務的禮品禮金,利用職務便利為親友經營活動謀利,違規安排親屬購買被監管機構職工住宅獲利,以指定價格將自有房產售予被監管機構獲利,違規兼職取酬;違反組織紀律,利用職務便利違規為親友在入職、調動、提拔等方面提供幫助;違反工作紀律,濫用監管職權,違規簽批各類監管事項,放棄監管職守,放縱包商銀行野蠻擴張,違規審批被監管機構增資擴股,違規審批設立村鎮銀行;違反生活紀律,與他人發生并保持不正當性關系。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在行政許可、現場檢查、非現場監管、貸款展期、利息減免和入股村鎮銀行等方面謀取利益并索要和收受巨額財物,涉嫌受賄犯罪。 

          宋建基身為黨員領導干部,毫無黨性原則,理想信念崩塌,紀法意識淡漠,無視黨中央關于金融監管的方針政策,棄守監管防線,嚴重損害監管權威和公信力;靠監管吃監管,靠機構吃機構,利用監管職權謀取私利,與不法利益集團相互勾結、捆綁利益,甘當“內鬼”,長期對內蒙古自治區內有關金融機構設立、準入審批、貸款業務等“大小通吃”,收取巨額賄賂;忘卻初心,玩物喪志,長年沉迷收藏古玩奇石不可自拔,大量收受錢款滿足“雅好”揮霍;“親”“清”不分,與監管對象“勾肩搭背”“貓鼠一家”,利用家庭婚喪嫁娶之機,大肆斂財;為親朋好友謀利,隨意干預被監管機構人事安排,造成惡劣影響。宋建基的行為嚴重違反黨的紀律,構成嚴重職務違法并涉嫌受賄犯罪,且在黨的十八大、十九大后不收斂、不收手,性質嚴重,影響惡劣,應予嚴肅處理。依據《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公職人員政務處分法》等有關規定,經中國銀保監會黨委研究決定,給予宋建基開除黨籍處分,按規定取消其享受的待遇;收繳其違紀違法所得;經內蒙古自治區監委研究決定,將宋建基涉嫌犯罪問題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所涉財物隨案移送。 

          原內蒙古銀監局黨委委員、副局長陳志濤被開除黨籍 

          據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中國銀保監會紀檢監察組、內蒙古自治區監委消息:日前,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中國銀保監會紀檢監察組、內蒙古自治區監委對原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內蒙古監管局黨委委員、副局長陳志濤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問題進行了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經查,陳志濤違反組織紀律,為親友在金融機構入職、調動、提拔提供幫助;違反廉潔紀律,通過收受禮品禮金、違規購房、經辦企業、投資入股、違規取酬斂財;違反工作紀律,放棄監管職守,違規干預下級單位監管工作;違反生活紀律,與他人發生并保持不正當性關系。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在推廣銀行業務、引薦監管干部、入股銀行機構、協調安排工作等方面謀取利益并收受巨額財物,涉嫌受賄犯罪。 

          陳志濤身為黨員領導干部,理想信念喪失,棄守監管職責,為包商銀行野蠻擴張站臺助威,嚴重損害監管權威和公信力。陳志濤長期插手被監管機構人事工作,為多名親屬和特定關系人在金融機構安排高薪職位;熱衷組織、參與影響公正執行公務的吃喝宴請,帶壞風氣;既想當官、又熱衷發財,利用逢年過節、子女婚嫁之機,屢屢斂財破紀破法。陳志濤錯誤認為“有權不用、過期作廢”,從最初的“小拿小貪”發展至退休前“大撈幾筆”。陳志濤的行為嚴重違反黨的紀律,構成嚴重職務違法并涉嫌受賄犯罪,性質嚴重,影響惡劣,應予嚴肅處理。依據《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公職人員政務處分法》等有關規定,經中國銀保監會黨委研究決定,給予陳志濤開除黨籍處分,按規定取消其享受的待遇;收繳其違紀違法所得;經內蒙古自治區監委研究決定,將陳志濤涉嫌犯罪問題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所涉財物隨案移送。(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中國銀保監會紀檢監察組、內蒙古自治區監委) 

        重庆体彩网